日本毛片_八戒影视_天天拍夜夜添久久精品_caoli1024新地址2018-Welcome_Page1664391
歡迎訪問寶雞日本毛片能源裝備有限公司網站   今天是:

FMG加盟中國對三大礦商壟斷是巨大挑戰

[ 信息發布:本站 | 發布時間:2018-03-12 | 瀏覽:831 ]

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將於今年5月8日正式交易。目前尚處在試運營期。北礦所副總裁梁若東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當前該平台對於國外礦山沒有門檻限製,主要以邀請礦山參與為主。國內鋼企參與則需是中鋼協會員單位。此外,有兩個會員以上推薦的企業也可以加入。

率先加盟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的FMG集團(Fortescue Metals Group Ltd是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出口商,公司成立於2003年。自成立以來,其驚人的發展速度史無前例,憑借其300億澳元的市值及因成功運作而不斷擴大的聲譽,FMG已成為澳大利亞礦業出口中新的重量級公司。),並不是FMG第一次對中國鋼企釋放善意信號,實際上在09年中國陷入鐵礦石的談判僵局的時候,FMG就首先降價,讓中國企業稍稍鬆了一口氣。為什麽FMG對中國市場的態度這麽積極?

實際上FMG在澳大利亞應該說是屬於第四大礦商,它的產量比較少,現在的年產量達到6000萬噸左右。FMG這次的加入貌似又重現了09年北京鐵礦石年度談判的味道,因為FMG95%的市場份額都在中國,其加入一方麵是因為它的主銷售地在中國;另一方麵,它能更好的博得中方的好感,增加其在中國的感性競爭力。跟三大礦相比,畢竟它的規模要小一些。

必和必拓等國際礦業公司也正在試圖推出新加坡環球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看上去有點和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唱對台戲的味道。,實際上這兩個平台現在是勢均力敵的格局。

現在兩個平台都在極力說服鋼廠和礦商參與到它們平台當中去,對於國內的平台來說,在中國境內應該說是比較容易邀請到大部分的鋼廠參與,也就是說擁有了最大的買方要素。如果它能夠再邀請到除三大礦以外的礦商走進來,其實不止三大礦上,除了巴西、澳大利亞以外,印度礦商、俄羅斯礦商都能夠參與到這個交易平台來,日本毛片國內構造這樣的平台結構生成的鐵礦石指數應該有較好的說服力,到那個時候,對於三大礦商來說將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隨著這次FMG的加盟,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在競爭中已經占有一部分先機。

2011年除中國外,世界鐵礦石總產量是16億噸的,但是三大礦的產量在去年(2011年)是7.4億噸,也就是占除了中國外世界鐵礦石總產量的46.3%。日本毛片可以想一想除去46.3%,再除去日本毛片國內的礦山,還有產量占世界53.7%的其它礦山有可能參與到日本毛片這個平台來,這樣的話,如果日本毛片這個平台生成的鐵礦石指數能夠作為一個世界上大多數鐵礦石交易的參考標杆,三大礦山應該不會獨自靜待,把自己放在圈外的。

在FMG加盟之後,國際鐵礦石供應商聯手壟斷市場的形勢能否被徹底打破?其中還會有很多的變數。

三大礦山它壟斷現在是混合定價的模式,目前來說各自有各自的銷售策略,有自己的擴張計劃,所以對於他們聯盟來說,感覺聯盟的結合力肯定是減弱的。

對於近期國內鋼材市場的趨勢,產量減少,價格走低,鋼企經營困難加大,鐵礦石價格也將頻繁波動。

國內進入3月份以後,雖然天氣回暖了,但是鋼市需求並沒有明顯火旺的跡象,充其量能用溫和回升來形容。房地產的持續低迷,高鐵等項目的放緩,目前對於鋼廠來說一個是成本的上升,另外鋼材庫存增加,鋼鐵企業肯定是經營困難加大。所以鋼鐵企業目前在采購爐料的時候也表現出更加謹慎,比如對爐料的價格、品位、來源地、購買的批量和時機都是非常謹慎的,所以現在的鋼材市場起色不明顯。鐵礦石價格也不會獨自蒸蒸日上,也將表現為波動頻繁、微幅震蕩的趨勢。

經過一年多的爭論和審議,澳大利亞參議院在當地時間3月19日夜通過了備受爭議的《礦產資源租賃稅2011》法律草案,並將在今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多位業內人士3月20日就此向第一財經指出,澳大利亞資源稅的實施,可能會支撐鐵礦石價格高位運行,並增加赴澳投資礦業的中國企業的運營成本。

根據最新通過的《礦產資源租賃稅2011》法律草案,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將向年利潤超過7500萬澳元的煤和鐵礦石企業征收礦產資源租賃稅,稅率為應稅利潤的30%。將有約320家本地礦產企業進入征稅範圍,它們將在未來3年內為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貢獻大約108億澳元的稅賦。澳大利亞政府表示,將把這些收入用於充實養老金、對其他經濟部門減稅以及扶持中小企業等。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這一新增的資源稅,將對澳洲當地和赴澳投資的企業都產生不小的影響。早在澳大利亞2011年宣布有意征收資源稅的計劃後,寶鋼、鞍鋼、中鋼等在澳大利亞有資源投資的公司就已經預計會對公司的投資項目成本產生影響;且規模越大、利潤越高的項目,受影響就越大。

根據澳大利亞財政部的統計,2009-2010財年,中國對澳大利亞投資申請總額為163億澳元,而中國對澳的投資又以礦業勘探、開發為主,占中國對澳投資總額的75%左右。不過,據第一財經了解,很多鋼鐵企業在澳投資主要還是以參股當地礦業公司為主,不過中鋼、中信泰富(00267.HK)等公司也有在澳洲礦山的直接投資。

06年4月,中信泰富購入位於西澳大利亞Pilbara地區兩家分別擁有10億噸磁鐵礦資源開采權的子公司的全資權益,原計劃投資42億美元,但之後的投資預算不斷追加;而攀鋼釩鈦(000629)(000629.SZ)同樣在西澳擁有一處鐵礦的投資權益。

而對於澳洲征收資源稅是否會將增加的成本轉移給下遊的鋼廠客戶,西本新幹線分析師邱躍成指出,最終還是要看全球礦石市場的供求情況,“目前,礦石供不應求的情況正在緩解,但由於礦山企業仍處於高度壟斷,供應過剩的局麵也不容易出現”。

對此,交銀國際的一份報告也認為,澳洲礦業巨頭將可能利用這次資源稅上調,支撐鐵礦石價格於高位運行,由於中國進口鐵礦石量的40%多來自於澳洲,此次資源稅法案對中國鋼鐵行業影響較為負麵。



新聞資訊